CIMG9455.JPG

前些日子,親戚從上海帶了幾罐黃泥螺給外婆,外公外婆年紀大,吃不動,於是又轉送給我。

對於黃泥螺,我以前只在書上看過,這黑黑小小不起眼的泥螺,在兩岸尚未開放的年代,可是許多人魂牽夢縈卻思之不可得的家鄉味。

無竹草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